设为押庄龙虎游戏中心加入收藏
新闻资讯
环球时事

鲁迅文学奖得主再遭吐槽 文学评奖到底有无标准?

  作者:暂无  来源:暂无 【 】 【打印】发表时间:2015-1-30 浏览:968
  新华网北京8月13日电(“中国网事”记者刘林 童方 喻珮)“堵住了柳忠秧,万万没想到评出了个周啸天。”第六届鲁迅文学奖获奖名单公布之际,网上一则“一个叫周啸天的诗人居然获了奖,气得我拍案而起”的微博受到普遍关注。该微博列举了获奖诗人周啸天的诗词选,包括写千手观音、写超级女声、写张国荣等“雷人”诗句。


许多网友认为周啸天的诗是“打油诗”,“侮辱公众智商,简直是诗歌的耻辱”;但也有人认为,诗歌通俗化、写时事未尝不是一种尝试,只根据挑选出的几首诗不能全盘否定其作品的价值。无论如何,这场争论让鲁迅文学奖再次陷入舆论漩涡。


方方:评委欺负文学 柳忠秧:比我差得太远


“炎黄子孙奔八亿,不争馒头争口气”“今宵荧屏富春光,五省共追超女狂”……鲁迅文学奖公布后,有网友将获奖诗人周啸天的作品发到微博上,并质疑“谁在让这样的诗人获奖”。


12日下午,湖北省作协主席方方转发该微博称,“没读其他的,不知获奖诗集如何。单看这几首,柳忠秧的诗比他好点。难怪一些诗人说,得鲁迅诗歌奖只有利益,没有荣誉感。”


之前以“阻击柳忠秧”而广为人知的作家方方,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从来没有听说过周啸天这位诗人。从网友提供的文本来看,还不如柳忠秧的诗。不知拿去参评的诗集水准如何,但是,一个诗人写出了网友摘录的诗句也真是‘够呛’,我对他参评诗集的水平表示怀疑。”


而被方方指责“跑奖”的落选者柳忠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:“我也很好奇地拜读了其作品,本来落选者不方便评论当选者,但是,他的诗歌确实比我差得太远。”


柳忠秧说:“我的古体诗题材是大江大河、文化批评、生态环境等,无论在胸襟、气韵、高度上,我都愿意与周啸天PK。古体诗需要有沉思,可以诙谐,但需透露苦涩,而周教授的诗歌中关于赌场、关于杨振宁订婚这些内容,实在浅薄,毫无精气神,让人难以读出其品位。”


方方质疑说,如今的评委到底是真内行,还是不看水平只看面子?“就像我刚听到柳忠秧获得9票通过时,觉得评委们在欺负文学。”


周啸天:打油诗不是坏事 “跑奖”无异于自杀


8月13日,周啸天在接受新华社“中国网事”记者采访时回应:“打油诗不是什么坏事,如果写诗完全不打油,完全是自讨苦吃。因为打油诗好玩啊,你喜欢板着脸孔的诗还是好玩的诗?鲁迅先生自己也写旧体诗,他的《自题小像》序云:‘达夫赏饭,闲人打油。’说的就是他自己。”


对于自己的获奖原因,周啸天认为,一是当代诗词总体水平的提高,引起了评论界的注意。二是自己多年研究唐诗宋词,大有收获。“王蒙先生在《读来甚觉畅快——谈周啸天的传统体诗词》一文中对我的评价比较中肯,超出我的想象,概括得很好。”周啸天说。


关于之前有诗人“跑奖”的话题,周啸天表示,“‘跑奖’无异于自杀。作者唯一需要做的事情,就是把作品送上去。”而且,周啸天认为本届鲁迅文学奖肯定是公正的,因为“之前就三令五申,本届鲁奖还做了一些改革,包括投票实名制、公开所有程序等等。”


记者随后查阅了王蒙的这篇文章,文中称:“许多年前,我读到四川大学周啸天教授的旧诗《洗脚歌》与《人妖》,大为雀跃。第一他写得古色古香,幽凝典雅;第二他写得新奇时尚,与时俱进;第三他写得活泼生动,快乐阳光;第四他写得与众不同,自立门户;第五他写得衔接传统,天衣无缝。”


文学作品见仁见智?评奖标准屡遭质疑


作为我国重要文学奖项之一,鲁迅文学奖近年风波不断。从“梨花体”到“羊羔体”再到“打油诗”,鲁迅文学奖公信力引发质疑。13日,记者多次尝试联系此次鲁迅文学奖评奖办公室,但均未得到回应。


武汉大学教授、文学评论家樊星曾参与本届鲁迅文学奖的推选工作。他告诉记者,他也没有读过周啸天的诗歌,网友摘出的这些诗句确实“不着调”。


不过,樊星认为每位诗人的作品都有好坏。就像去年鲁奖中受到争议的车延高的“羊羔体”,网友调侃的也只是部分诗句。“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”樊星认为,如果周啸天的诗获奖确实是按照程序走,那么大众也没法否定。


樊星称,《檀香刑》曾错失茅盾文学奖;《白鹿原》参评茅盾文学奖时也曾受到激烈争议,险些错失;托尔斯泰毕生无缘诺贝尔文学奖……遗珠之憾在诺奖都会发生,更别说鲁迅文学奖。


除周啸天获奖引发质疑外,在报告文学奖这一类中,之前被读者看好的作家阿来的作品《瞻对:一个两百年的康巴传奇》只得0票,同样令网友大呼不公。


“这个奖都做成这样了,不得也罢。”13日,作家阿来在接受新华社“中国网事”记者采访时,表示要抗议鲁迅文学奖。阿来说,他并不愤怒,但是鲁迅文学奖为何变成这样,让人费解。“这个结果简直荒诞离奇,不合情理是毫无疑问的,没有标准、没有原则。现在我不会发表更多言论,但将来肯定会写文章问一问这个事情,评判的文学理念、评判的动机是什么。”


方方说,真正的文学奖,只要评选的结果大家认为不错,机制上公开或不公开都没关系。拿出来的作品能让人信服就可以了。“文学奖的价值所在,就是向更多的人推荐好的作品。”


去年,阿来曾在接受新华社“中国网事”记者采访时说:“国内有些文学奖像评先进。”而这届鲁迅文学奖让他更加无语:“真正是评先进就好了,这次连评先进都不如。”